無需注冊及審核,發布直接上首頁,現在就寫日記吧!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上海文學網 > 文緣 > 親情 > 奶奶叨拉千年古代的事

奶奶叨拉千年古代的事

作者: 中國文學 來源: 上海文學網 時間: 2019-03-08 閱讀: 在線投稿

奶奶叨拉千年古代的事

  天寒日短,不刮風就暖。這是故鄉人冬天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又說,天短不過十月。一進十月,天氣轉冷,西北風開始呼呼地刮,吹響了人家屋檐前的風鈴,也卷起地上的枯枝敗葉、黃塵亂土。大田收割了,顆粒歸了公,人們獲得了一年中難得的清閑。一進立冬,家家都是兩頓飯,孩子們半前晌上學,半后晌下,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尋找種種樂趣,體驗各種本領。

 

  天黑得格外早,一到麻麻眼,每一家大人就呼喊自己的娃娃回家,小點的害怕就陸續回來了。家里生著泥火爐,把手捂在火爐的圓肚子上,有點暖和氣,棉靴靴里已經濕透,脫下來烤在爐子邊。放學后吃的那些寡淡的食物早已消化殆盡,于是只好在幔頂吊著的籃子里搜些可充饑的東西,就上幾口腌菜湯了事。

 

  奶奶早已鋪好了炕,坐在鍋頭上。做飯用的穰柴,沒有后勁,趁熱覆蓋能保溫,被子上三層五層,還不忘沓上脫下的衣裳。煙囪必須放下來,一根垂在窗前的繩子連接著上面的煙囪蓋,人在下面使勁往上揚,聽得吧嗒一聲蓋子落下,回家來炕腳底還有第二道關,是個插子,插到墻縫,就可勉強防止灶火里那點熱氣散失掉。點的是煤油燈,不做營生,豆大的火苗也舍不得白費,一邊鉆被一邊吹燈,瞬間,一切都被黑暗籠罩。

 

  人睡下了,心卻睡不著。聽奶奶講那千年古代的事:

 

  講本家的大奶奶,是崞縣城有名的襲人閨女,找下個苶女婿我大爺爺,跑回娘家抗婚,李家家族里衙門有人,捉回來滾了圪針,逼著同房,生養下一兒一女;

 

  講東頭的全佳媳婦兒為證清白跳了水井,留下個沒娘的娃娃;

 

  講她自己打嫁過來就受公公婆婆的氣,三根茭子頭打火底,公公在一邊監督著;

 

  講過年不給媳婦們吃餃子只讓喝湯;

 

  講死了也不要埋在那些兇神惡煞們跟前。

 

  講著講著,街上響動起來,聲音由東往西。不用說,堂堂家的瞎眼婆娘又罵上來了,粗俗不堪的話語咒罵著那個勾引丈夫的賴女人,發泄著內心的苦楚和憤怒。

 

  偶爾也講些恐怖的事,比如,哪個村的誰露了財,半夜里,強盜從麻紙窗里捅進來刀子,那家人如何驚悚。每當這時,就反復地想街門插關是不是插緊關好又用杠子頂住;家門的門鏵是不是鏵牢,再把被子掖得更嚴。

 

  帶著些似懂非懂,再在小心眼里做些簡單的評價,慢慢有睡意了,卻還不甘心,纏著奶奶“叨絲兒”:

 

  四方院,曬白面,雞不吃,狗不舔;

 

  上邊毛,下邊毛,中間一顆黑葡萄;

 

  四面四堵墻,中間踩麻糖;

 

  一個媳婦兒一只眼,圪之旮旯都看見;

 

  從南上來一群羊,撲溜撲啦跳了河;

 

  一外臭奴才,白天走了黑夜來;

 

  黑貓白肚皮,彎彎兩道眉。

 

  白天走千里,黑夜臥在炕沿底;

 

  扳開大腿,楔個棒槌,吱吱扭扭唱起......

 

  也有時候剛睡下,忽然聽到外面手提喇叭的人大聲吶喊“分糧食”,于是起來,拿上小布袋走到社場,在昏暗的馬燈下分得自家的一小份。

 

  稍大些,離開故鄉,離開奶奶,到了另一個村子,有了新的伙伴。放了學,吃了飯,滿街滿巷東家西家地跑,糾結上幾個瘋女子,先到雞柵里捉了公雞拔雞毛插毽子,再玩一通“激激靈跑馬城”的游戲,還要跳皮筋,一直跳到最高一級,皮筋架在脖子上。

 

  膽子也大了。

 

  眼看得天黑下來了,可是沒有回家的打算,村外杏樹園下面那一片高粱地前幾天剛剛漫了水,哥哥們好幾天放學后都去打滑車,現在該是玩累打道回府的時候了,于是幾個小的們又到冰上嘗試新的刺激,天黑得幾乎什么也看不清,有時被茬子絆了腳,有時走到堰水里,夜風吹在臉上,灌在袖筒里褲腿里也不在意。直到覺得再不回去母親們饒不過時才披星戴月,急急地往家趕。這時村里的狗們也汪汪地叫起來。

 

  七十年代末,村里集體買了一臺九英寸的黑白電視,傍晚放在大隊院里的寬房檐上,全村的孩子差不多都去看,漫漫冬夜有了新的消遣方式。記得有一回星期六,照例是音樂會,高雅的藝術面對著無知的觀眾,無可奈何。起哄的人們心不在焉,你推我擠,擠倒了桌子,掉下來電視,翻了上下,可憐的藝術家顛倒著身子,還在動情的演奏,人們嘻嘻哈哈,寂靜的冬夜更增添了樂趣。瞎狗看星宿般,一直等到出現“謝謝收看!再見”的字樣時,人們才打著呵欠,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家走。再后來看《陳真》《霍元甲》《十三妹》時,電視機已經普及到一些家境好的人家了,電視節目代替了夜坐閑話。

 

  好像一直到上了初中,才有了念書的概念,漫長的冬夜也有了重大的使命:要上晚自習了。

 

  穿著厚厚的棉衣棉褲,走二里路來到位于鄰村村外的教室。四五十個人擠在狹小的房間內,旁邊是老師的宿舍。個個點著煤油燈,人影幢幢,教室里煙熏火燎,濃重的氣味盈滿了房屋。一些人專心學習,更多的人在朦朧的環境下偷偷做著愉快的事。有專門燎女生辮梢的,有點紙玩火的,還有把三角板的尖角放在火焰上烤熱,抵在課桌上抽絲的......運氣壞的時候,被同學告準,端著煤油燈到講臺前亮相,免不了一頓打罵。

 

  走過半生的歲月,經過多少的嚴寒。星星還是那些星星,月亮還是那個月亮,只是冬夜,不再漫長。(圖片來自網絡)

上海文學網-www.otwova.tw
上一篇:中秋節了,他在等你回家 下一篇:包裹著疼痛的母愛

相關閱讀

發表文章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廣告、非法的言論。
友情提示: 登錄后發表評論,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讓更多網友認識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