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注冊及審核,發布直接上首頁,現在就寫日記吧!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文學愛好者 > 文學 > 小說 > 刑警馬力手記之深寒

刑警馬力手記之深寒

作者: 野馬操田 來源: 文學愛好者 時間: 2018-04-17 閱讀: 在線投稿

  本來已經夠倒霉了,說好星期天去臨近城市和老友會面,半路上卻被局長一個電話召回,說是出了一起命案,讓馬力迅速歸隊。

  對于警察,這種事是最普通不過,同時也最為無奈。

  多時不見,因為要和老友喝一杯,所以馬力并沒有自行駕車,而是選擇坐大巴車。

  “你們警察收入一定很多吧!”司機是一個巨肥男子,穿著一身黑色衣服,顯得愈加肥胖。

  “嗨,有苦難言罷了。如果不是有急事,我都不舍得打出租呢!畢竟大巴要便宜好多。”馬力露出苦笑。

  “咦,我才不信,都說你們警察有灰色收入!”胖司機笑容有幾分狡黠。

  手機響了。

  是隊里內勤在催促。

  “馬上就快到了!”馬力說完嘆了口氣。象這種臨時加班,不要說加班費,連交通費也不會給報。所以馬力剛才打車時候甚至猶豫了一下-------到底是攔一輛過路車還是打出租呢?

  “還是你們工作好,人人羨慕呀!”胖司機說完,重重拍了一下喇叭,一名中年婦女正要橫穿馬路,被嚇了一跳,嘴里嘟嘟囔囔,似乎在罵人。

  “不要管她!”馬力看到司機似乎已經憤怒了。

  “這種婆娘,真是太多了,X!”司機掏出一根香煙點上。

  行人不遵守交通規則,一直是痼疾。雖然已經有過很多行人不遵守交通規則而被車撞死之先例,但是行人一般都有僥幸心理,所以還是有很多行人會冒險違犯交通規則。

  最近經濟增長比較快,但是很多人思維還是停留在過去。在縣城里面這種狀況較之前幾年已經好很多,而在鄉鎮里,這還是很普遍之情況。

  “說起來,我最怕這些人,一旦出點事,幾年跑車掙倆錢一下就沒了!哪里比得上你們,旱澇保收。快進城了,把安全帶系上吧。”胖司機煙癮很大,雖然開了窗子,車里依然有些嗆人。

  “嗯,師傅麻煩你直接把車開到如意小區!”馬力皺起眉頭。

  命案就發生在如意小區里,這個小區開發很早,如今已經顯得破舊不堪。

  有人吸了一支煙從此上了癮,也有人吸了一輩子的煙,卻沒有任何癮癥,馬力無疑是后者。

  “到了,二十五塊。”胖司機扔下煙把。

  電話又響了。馬力一邊給錢,一邊接聽電話。

  胖司機一腳油門踩下,絕塵而去。

  “怎么還沒到?”馬力沒聽清是誰,剛才接電話時也沒顧得看手機。

  “馬上,幾分鐘!”

  突然馬力感覺到有一股力量朝自己沖撞過來,自己一晃,差點摔倒,好在手機依然在手里,沒有飛出去。

  “媽x,你有沒有長眼睛?”一個年輕男人和一輛電動車翻倒在地上,電車輪子依然在轉著,一側反光鏡被摔碎了。

  “對不起,真心對不起!”雖然是對方撞自己,但是馬力只想盡快趕到現場去。馬力已經年過四旬,早無當年血氣之勇或者叫做莽撞,再說這幾年,警察已經越來越淪為弱勢群體,和普通民眾發生什么沖突,最后警察往往吃虧更大。有一個同事,就在上個月因為交通小事故和平民發生沖突,最終被人發到網上,弄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蘋果賤啦!鴨梨賤啦!好吃嘞鴨梨賤啦!”一個女水果販子饒有興趣地看著馬力和那個年輕男人,叫賣聲被一個手持式喇叭循環播放著,如果不是本地人根本聽不出來在叫賣什么。周圍幾個商鋪老板也放下手中活計看著馬力他們,有一條狗狼狽地從馬力眼前逃過。一瞬間,馬力產生了一種奇怪感覺,仿佛自己正在參與演出一場話劇,而且是荒謬劇。

  “媽x,你說咋辦呢,你把我撞了?”

  “真對不起,不過您也撞到我了不是!我看您也沒怎么傷著不是?”馬力極力壓抑著怒意,若是十年前,這人一口一個媽x已經能讓馬力動殺心了。

  “我x恁媽x的,你把我撞倒,不能就這么完了,要么你賠我一萬塊錢,要么你叫我打一頓!你自己挑吧!”

  “罵人不怎么好吧,小兄弟!”

  “媽x,我不光罵你,我還打你呢!”年輕男人罵罵咧咧地站了起來!這年輕人個子大約有一米八,很瘦,馬力估摸著自己能一拳就把他給放地上。對于馬力來說,什么人練過,什么人沒練過,還是很好區分的。而且經過仔細觀察,馬力沒發現對方有身懷利器之跡象。

  怎么辦?和無賴是沒法講道理的,他們只認拳頭。如果是在荒郊野外,馬力或許就要用拳頭與這個年輕人講道理了。但是這里是城區,周圍都是眼睛。弄不好,第二天媒體上就會有自己身為警察卻因瑣事毆打百姓之報道。亮明身份?馬力自己很快就否決了這個想法。一句“警察有什么了不起?!”之后,只能是更加尷尬。

  “是這樣,我今天很忙,恐怕沒時間讓你打!”馬力一臉微笑,但是卻讓那個年輕人感覺到一種壓迫。

  “媽x,老子今天就是要揍你!”那青年臉部明顯抽搐了一下,仿佛有一瞬間,顯現出恐懼。

  “哦,真不巧,今天來了幾個同行!比較忙一點!“

  “什么同行不同行!”

  “哦,你看那邊!”馬力隨手一指街頭遠處,那青年隨著馬力看去,一臉疑惑。這也說明這青年沒有什么江湖經驗,如果馬力想提前動手,這青年扭頭瞬間就已經被馬力攻擊了。

  “媽x,少來這一套,什么意思?”

  “是這樣,東北來了幾個同行,有個家伙,把他媳婦殺了,剁吧剁吧凍冰箱里,吃了半年,這么我們正逮他呢!”

  馬力語速很緩慢,但是很清晰。那青年臉色已經變了。

  “大……大哥,我不知道,您是……”

  “哦,沒事,我看您這身材不錯,我看您不如幫我們個忙,一會萬一人跑了,麻煩您幫我們追追,您看我們這身材,沒幾個跑得動!”

  “大……大……哥,我真不知道……”青年幾乎快哭了。

  “哦,這樣吧,你方便留下手機號嗎?”馬力微笑著,宛如一個和藹兄長,催促電話又打來了,他必須馬上解決掉這個累贅。

  “這樣,恰好我也喜歡搏擊,也算是練了二十多年了吧。留個電話,到時候讓你打我一頓解解氣……”馬力依然保持微笑,一臉真誠。

  一些欺軟怕硬之輩在沒危險時往往顯得霸氣異常,一旦真正危險來臨就會嚇得屁滾尿流,這個麻桿青年顯然也屬于這類人。很多死刑犯在剛判刑時候可能會給同監舍友吹噓自己怎么視死如歸,臨刑之前卻被嚇到拉稀  。

文學愛好者-www.otwova.tw
上一篇:原創:“神水”傳奇 下一篇:夏立楠/迷夜佳人(小說)

相關閱讀

發表文章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廣告、非法的言論。
友情提示: 登錄后發表評論,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讓更多網友認識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