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注冊及審核,發布直接上首頁,現在就寫日記吧!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上海文學網 > 文學 > 小說 > 表嫂的愛 (小說)

表嫂的愛 (小說)

作者: 來源: 上海文學網 時間: 2017-07-30 閱讀: 在線投稿

【輕舞征文】表嫂的愛 (小說)

   人世間有諸多愛,在這些愛當中唯有母愛最圣潔、最無私、最偉大。
當你還在母腹中,母親就時時渴望你的到來,當你呱呱墜地時,母親就用慈祥的目光看著你,輕輕地把你抱入懷中,用甘甜的乳汁哺育你,在你成長的每一刻,母愛時時圍繞著你……
在空間每當有朋友有煩惱時,總是喜歡找我傾訴。我也樂于給他們出主意,替他們分擔煩惱。然而回想起幾十年前給表嫂出的主意時,我現在想起時,還很內疚。如今表嫂已經去世幾十年了,我不知道當初的主意是對還是錯。
1979年6月的一天,大舅和大妗帶著兒子兒媳從老家滑縣來到我們家,吃飯期間聽大人們說表嫂懷孕了,似乎患什么尖瓣和什么顫的病,和我父母商量來鄭州看看病,還說縣醫院大夫建議最好不生孩子……
那時我才十四歲,表哥比我大七歲。我聽了他們的話不解地說:“既然表嫂已經懷孕了 ,那就一邊看病一邊等著生孩子唄。”
父親瞪了我一眼道:“吃你的飯,大人說話你別插嘴。”
我不滿地嘟囔道:“尿泡雖大無斤兩,秤砣雖小壓千斤。小孩子咋了?說不定我能幫上忙呢。”
父親聽了我的話怒道:“你說啥?”
由于小時候父親曾打過我,我有點怵他。我趕緊低頭吃飯。
吃完飯,我看到表嫂悶悶不樂地進了另外一個房間。
我急忙跟進去問道:“嫂子你啥病呀?咋不讓生孩子呀?”
表嫂臉一紅道:“去!去!去!小屁孩打聽啥?”
見嫂子不理我,我趁她不注意,就把她在縣醫院的病例中偷拿一張。
我有一個同學的媽媽在市二院當大夫,我急忙拿著嫂子的這張報告單去找同學的媽媽……
從同學的媽媽那里回來,我心情很不好,就直接來到表嫂屋內說:“嫂子!我剛剛拿著你的報告單去找我一個同學的媽媽,他媽媽是個大夫。”
嫂子!你的病是‘兩尖瓣狹窄’,由于我只拿一張報告單,同學的媽媽建議你做進一步的檢查,看看有沒有房顫。
我當時年輕,仗著腦子好使,就把同學媽媽的話大概地給嫂子復述——
二尖瓣就是左心室和左心房之間的瓣膜,正常情況下保證著心室舒張時開放,以保證足夠的血液進入左心室,當心室收縮時關閉,保證心臟射血不被分流到心房,二尖瓣狹窄意思就是心室舒張時沒有足夠的血液來充盈心室,那么輸送到全身的血液就會減少,外周循環就會表現一些缺血缺氧的癥狀,比如乏力,頭昏等,但是輕度狹窄沒什么大的影響,中到重度狹窄影響比較大,應避免過多的體力勞動,避免情緒緊張,等等,就是一切能增加耗氧量的活動都要減少做。
房顫,全名叫“心房顫動”,是一種常見的嚴重心律失常。正常的心跳在60-100次/分,頻率規整,心房、心室各部收縮協調一致,稱之竇性心律;當某種原因導致心房顫動發生后,右心房上竇房結的控制功能就喪失了,而左心房的某一個部分發放另一種生物電,它又快又亂,心房收縮的頻率可高達300-600次/分,并引起心室不規則地跳動。
我接著復述道:“如果是兩尖瓣狹窄,可經皮穿刺二尖瓣球囊分離術,那樣治愈率高。但房顫厲害,會導致心力衰竭,會危及生命。”
嫂子搖搖頭道:“不管如何,也得生孩子。”
我著急道:“嫂子!你自身供血都不夠,再加上肚子里的孩子,你不要命了?”
嫂子說:“我雖然小學都沒上完,沒啥文化,但我聽說沒生過孩子的女人,不是完整女人。你表哥姊妹四個就他自己是男孩,我不能斷他們家香火,再說了算命先生也說我懷的是男孩。”
我聽了嫂子的話激動地說:“嫂子!你傻呀?為啥要冒著生命危險生孩子?抱養一個孩子,你同樣可以做母親!”
嫂子搖搖頭,用手輕輕撫摸隆起的肚子自豪地說:“俺肚子里有男娃,為啥要抱養別人的?你不知道呀,我這個病可能以后都不能生孩子啦,公公婆婆對我像親閨女一樣,你哥哥也很愛我,我咋能讓他們失望,讓他們家絕后呢?再說了,那是我辛苦懷的娃,我一定要生!”
見嫂子態度堅決我也不好勸她,我就問:“嫂子,聽他們的意思,好像先給你看病,實在不行就不要這個娃。”
嫂子嘆息道:“雖然他們在乎我的健康,但我知道公公婆婆和老公嘴上不說,其實心里也很想要這個男娃呢。這兩天他們要我去醫院,說不定會拿掉這個孩子,我現在很煩,反正我是一定要生。”
我說道:“嫂子我有一個主意,也許他們就不會逼你做手術了。”
嫂子驚喜地說:“兄弟!快說說啥辦法?”
我道:“嫂子!我現在陪你偷偷去車站,你買票偷偷回老家。這幾百里地,你回去了。他們也就沒辦法了,只能打道回府。哈哈哈!”
幾個月后,老家發來電報說嫂子生了個大白胖小子。
我和母親帶著一籃雞蛋去看嫂子。
當我看到嫂子給小侄子喂奶時喊疼,我就笑著說:“嫂子!我看過醫學書,你乳房脹疼,那是奶水多。小孩子初次吃奶,動作不嫻熟,會使勁吸允,乳房自然會疼。別害怕,過兩天自然就會不疼了。哈哈哈!”
母親白了我一眼道:“就你能?一邊去!”
一年后老家又發來電報說:“嫂子去世了。”
后來聽母親說:“由于嫂子誤了手術最佳時機,生完孩子后就心力衰竭。本來大夫判斷嫂子頂多活幾個月,但嫂子硬是撐著給孩子斷完奶才走……”
雖然這件事過去幾十年了,但我每每想起,就會很內疚,如果當初我不給嫂子出這個主意,也許事情就不會這樣。
后來我給老婆說起這件事,老婆說道:“別內疚了,你就是不出主意,嫂子也會堅持。因為一個女人渴望做母親的心情,你們男人不理解。”
聽了老婆的話我感慨道“人世間有諸多愛,在這些愛當中唯有母愛最圣潔、最無私、最偉大。”
我仰頭望天空,嘴里大聲說道:“嫂子!你在天國還好嗎?如今你的孩子也結婚成家了,他們夫妻非常恩愛,而且還給您生個孫子。嫂子!你聽見了嗎?”

上海文學網-www.otwova.tw
上一篇:【墨舞】生有何歡,死有何悲(小說) 下一篇:【南山】月圓(微型小說)

相關閱讀

發表文章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廣告、非法的言論。
友情提示: 登錄后發表評論,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讓更多網友認識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