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注冊及審核,發布直接上首頁,現在就寫日記吧!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文學愛好者 > 文學 > 連載 > 酸甜苦辣十九

酸甜苦辣十九

作者: 王屋山的云 來源: 文學愛好者 時間: 2015-07-15 閱讀: 在線投稿

 第十九章〓呱呱叫被抓

陳霞霞心有所屬,只要同呱呱叫在一起,一種無限榮光的感覺涌滿全身。李艷艷爽爽利利把嶄摩托車送給了陳霞霞,當然一份不小數目的貸款也由呱呱叫為李艷艷辦理妥當。李艷艷將要購買小轎車的愿望就要實現。

呱呱叫成了陳霞霞家的坐上佳賓,捎的雞鴨魚肉回回不少,帶的好煙好酒成箱成條。有財有氣派的呱呱叫在陳家坡增加了一道風景。

玫瑰見陳霞霞與呱呱叫愛的程度有增無減,就想趁熱打鐵叫他們早日登記,喜結良緣。同陳霞霞一說,高興得陳霞霞像出籠子的小鳥,騎上摩托,粉紅色的連衣裙飄如云彩,箭一般地去找她的男朋友報告喜訊去了。

到了銀行,呱呱叫還沒有下班。看見陳霞霞笑里如蜜的樣子,把持不住又騰起了欲火,同另一個職員嘀咕了一聲,領陳霞霞進了他的單身宿舍。

門一關閉,兩個人如瘋了似的擁抱在一起。陳霞霞攀住呱呱叫的肩頭,耳蹭絲磨,如飲瓊漿玉液,甜蜜無限。

“親愛的蜜絲特呱,”陳霞霞打了一句洋腔,披在肩的長發一甩,如歌星找到了老外當如意郎君,甜甜一笑,“我好高興,給我唱一曲如意的歌助興助興。”

呱呱叫本想把陳霞霞放倒先滿足一下性欲,考慮高潮下去興趣全無,玩的太不瀟灑,不如慢慢摸摸,提高一下雅興。就捧住陳霞霞那秀美的臉蛋,往嘴唇上吻了兩下。

“我唱給你的也是我的內心表達,只可恨咱只能學唱歌星們唱澀的調子,拾他們的牙慧。”

“我就喜歡聽從你嘴里唱出來的,讓我選一流歌星絕對選你。”陳霞霞愛意纏綿,醉態可掬。

“好吧,就讓我唱給你一首《愛你不夠》”。

呱呱叫靜神立目,娓娓唱來:

“我愛你永遠不會愛夠,你絕不會在我心中輕意溜走。

愛你就應該愛個山青水秀,決不能象黃河水附之東流。

如果你是立在黃河岸邊的垂柳,我是黃河水也愿意繞著你流。

我雖然還不能駕駛命運的小舟,也愿意年年月月陪伴你共度長久。

有時候離別雖然痛苦,那是回南方的燕子還要回頭。

花開花落雖然是一年一度,那是相愛的日子已經成熟。

請你擦干眼淚亮開雙目,一個年輕人要立在你的心頭。”

余味示盡,愛意不濃,懷里摟著如意的女人,呱呱叫從歌星體賞到了愛人快樂。

“你真唱出了愛的神韻,比那唱這歌的歌星優美動聽多了。”陳霞霞無限神往的說。

“唱歌如身臨其境,真有其獨妙之處。”呱呱叫感嘆著,“霞霞,你給我唱一曲好嗎?我好想聽聽你唱給我的歌。”

“我平時胡唱著玩的,光走調兒。”陳霞霞忸怩了一陣子,不好意思開口。

“走調不走神能自成一家,唱唱嘛。”

陳霞霞扭不過呱呱叫的肯求,往地懷里一坐,清了清嗓子,唱了一曲《愛你同路》:

“我要永遠同你作伴,愛上你我不會讓你犯難。

任何時候你來掌船,我都不會讓你擱淺。

可愛的人兒別怕船翻,有我幫著你共同向前。

不管以后流血流汗,我都會給你撐上風帆。

可愛的人兒睜大雙眼,請你不要擔心河道彎彎。

不管河道是窄是寬,我都會陪你安會回還。

有你在我不怕山高路遠,愛著你才是我終生心愿。”

盡管陳霞霞唱得時兒走調,但是歌詞的意思是最好的表示。呱呱叫興奮異常,止不住欲火心燒,二人在大白天又重溫了一番夜霄佳景。

浪漫勁兒象一陣風似的溜過去了,兩個人又穿好衣服,陳霞霞趣味不盡,呱呱叫玩心不退,結婚在一起永不愿分開的事自然而然掛在了嘴邊上。

“叫我嫁給你或是你嫁給我?”呱呱叫聽陳霞霞說去登記,微微一笑,用手撫住陳霞霞的嘴巴,吻了一下。

“當然是我嫁給你了。”呱呱叫的話陳霞霞聽了很生氣,“這一月斷了月經,你不能讓我鼓著肚子去您家吧?”

“不去也好啊,”呱呱叫攬住陳霞霞的腰肢,吻著心上人的嘴唇動情地說,“你鼓著肚子去我家不方便,讓我嫁給你不也蠻好嗎?”

“你想倒插門?”陳霞霞大吃一驚,變了臉色。

“法律允許,國家提倡,我不可以嗎?”呱呱叫擁著陳霞霞坐在了自己腿上,臉對著臉,胸脯著胸脯,說起話來津津樂道。

“我哥哥怎么辦呢?”陳霞霞很為難。

“你說石老虎?”呱呱叫撇了撇嘴,“他是你的親哥哥嗎?”

“可他在我媽眼里比親生的還親,我哥說過要養我父母到老呢。”陳霞霞說。

“他不養他的父母,為什么要養你的父母呢?”還不是圖你家的財產?呱呱叫搖晃了一下陳霞霞的肩膀

“不是的,”陳霞霞搖了搖頭,聲音裊裊,凄楚動人。“我媽從小就養我哥,我和他一塊長大,以前我家的成份高,家里窮得上頓接不住下頓,處境很不好。我哥的爺爺那時當著公社一把手,家里威風得很,也沒有歧視過我家。現在我家富了,他家窮了,就能證明我哥圖我家的財嗎?”

呱呱叫聽陳霞霞不贊同自己的觀點,捧著她的臉蛋,長嘆一聲說道:

“財產是小事,錢這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吃好穿好玩好一生就拉倒,只是我太受不了你哥哥的眼神了。他每次見了我那種眼神比狗撕我的心還寒心,他恨得我咬牙切齒,讓我以后怎么敢去你家呢?”

“我哥很疼愛我,我們從沒有吵過一回嘴。說起來叫你笑話,我第一次月經來時給媽媽說了,媽媽才給我和哥分開床鋪。在一起快二十年,讓我一下子嫁了人,他心里一定很不好受。他對你橫眉瞪眼的,還不是擔心我跟著你過不好日子?”陳霞霞把臉埋在呱呱叫的懷里。

“憑著我會叫你受苦嗎?”呱呱叫的嘴巴子拱進了陳霞霞的秀發里,聞了聞香水的味道,“我把你娶到我家里容易,我是怕日后你哥結婚不養了你父母怎么辦?難道他的親生父母不想著要回兒,合家團圓?”

“誰想這些呢?”陳霞霞不加思索地說。

“你回去打聽打聽,如果石老虎的父母還想著叫回老家,那么我就嫁給你好了,可以嗎?”呱呱叫的舌頭舔著嘴唇,下顎靠住霞霞的頭頂。

“你這不是叫我為難嗎?”陳霞霞搖了搖腦袋,“說這話不明擺著把他趕出我家嗎?他現在情緒正低落的時候,用此下策,豈不是落井下石?”

“怎么這樣想呢?”呱呱叫急了,“孝敬父母是我們應盡的義務,也是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倒插門難道不是從現實出發為長遠著想嗎?”呱呱叫振振有詞,擲地有聲,不容分辨,看來要一意孤行。

兩人的意見難得一致,陳霞霞悶悶不樂地騎上摩托回了程家溝。

玫瑰知道了呱呱叫要做上門女婿,心中擠了一堆疙瘩。顯而易見,家中出現了明顯的裂痕,剛剛興旺起來的家業將要蒙上一層陰影。玫瑰以為還是找李艷艷有辦法,就坐上摩托車風風火火同陳霞霞去了鄉供銷社。

到了一問心涼了半截,原來李艷艷去省城西安買了一輛高級轎車,被縣紀檢委扣住了。車不能回,人也沒有放回來。聽工們議論后果很嚴重,不單單是一輛轎車的問題,還牽連著方方面面。供銷社的倉庫被查封,銀行帳號被凍結,職工們打算卷鋪蓋回家的已經不少。

玫瑰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驚呆了,比文化大革命笑哈哈關進牛棚還要叫她提心吊膽。當年一政治風暴卷走了她最尊敬的丈夫,現在以經濟為中心,改革開放,風云變幻,經濟犯罪,觸犯國法,后果嚴重,不堪設想。

玫瑰聯想到威嚴的法庭,想著李艷艷披頭散發,手戴鐵銬,腳戴鐵鐐,蹲進監獄,家中被抄,場面可怕,渾身哆嗦得象篩糠一般。感覺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雖是春未夏初天氣,全身冷顫不斷,幾乎就要栽倒在地。

陳霞霞一看不可久留,扶起玫瑰,坐上摩托又風風火地返回陳家坡

還沒有下得摩托,陳寶寶焦急急迎面走來。沒干活卻氣喘噓噓,刮著風還汗水直冒。嘴一張說出幾句話來,讓陳霞霞聽了如遭雷擊。感覺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摩托不放,車翻人倒。陳定寶焦急得頓足捶胸。原來,玫瑰與陳霞霞前腳剛走,呱呱叫后腳即到。這一回刮刮叫失去了往日的威風,慌張張如喪家之犬,急切切如漏網之魚。在果園里尋到陳寶寶就說他要遠走高飛,出外暫避一時,要陳霞霞耐心等待。那李艷艷所贈摩托與他以往送陳家物品要馬上遣散,說不幾句,匆匆而別,逃之夭夭。

陳寶寶預感到事態嚴重。不見了玫瑰與陳霞霞,不知他們騎著摩托又去哪里風光去了,只氣得陳寶寶鼻孔里冒煙,肛門里放屁。他恨玫瑰現在辦事有時瞞著他,他也責怪自己承包百畝荒山,建造了初具規模的蘋果園,家中的一切雜務從栽蘋果樹苗之日起就無心顧及。呱呱叫落荒而走,不知觸犯了哪條國法?如果罪大惡極,女兒陳霞霞的終身依靠豈不又化泡影,變為惡夢一場?

當年玫瑰失去笑哈哈悲痛欲絕,后有他陳寶寶相依為命,苦熬今天,現在女兒的男朋友呱呱叫若要出了差錯,又有誰體諒陳霞霞呢?

想著煩著,唉著嘆著。再叫小老虎,轉一轉不見了蹤影,不亞于火上燒油。

陳寶寶急上加氣,圍著院子轉了一圈又是一圈。聽見摩托車聲響尋路而望,遠遠地看見玫瑰母女就氣不打一處來。順路迎而上,不知玫瑰與霞霞也是喪氣而回。張口說出呱呱叫逃跑的消息,陳霞霞聽了再也支撐不住,摩托車身沒有穩好,陳霞霞已車翻人倒,口吐白沫,昏迷不醒。摩托車把玫瑰也壓在下面,人事不知,老病重犯。陳寶寶急沖沖把她們母女二人送往鄉中心醫院。

輸液還沒有扎上針頭,外面又送來了一名重傷員。公安保駕,武警開道,陳寶寶一見,魂飛九霄。你道那傷員是誰?非是別人,正是他尋了好久而尋不見的石老虎。

石老虎傷勢嚴重,性命垂危,奄奄一息,同來的幾位公安干警,呼喚醫生快快搶救。陳寶寶瞧得明明白白,只驚得天崩地裂。搖晃晃走上前去,說出自己是傷者的養父。公安干警好言相慰,不許陳寶寶在傷者面前失聲痛哭。

傷者已抬上了手術臺,陳寶寶癡呆呆不知所言。一會功夫,三外親人輸液打針,兩行熱淚從沒有在陳寶寶眼里流過淚的眼角里滴了下來。

石老虎怎會受傷?

原來,呱呱叫一心想去陳家坡做上門女婿,把看不順眼的石老虎趕回石家山。石老虎何許人也?聽到風聲,恨得更是咬牙切齒。呱呱叫霸占了他心上的阿妹,還奸污了他的親妗子,還想做上門女婿趕走他石老虎。千絲萬恨聚在腦際,不砍掉他的腦袋,不抽他的筋扒他的皮,解不了石老虎的心頭之恨。曾打過好多好多的機會卻無法下手,石老虎等待報仇雪恨的日子終于來臨。

這一天天氣不大好,好像要刮一場西伯利亞寒流。石老虎正忙著跟陳寶寶往果樹上噴灑農藥,呱呱叫不知從何處象幽靈一般地鉆出來。手里提著個褐色提包,把陳寶寶推說不知,看他神色慌張,不知發生何事。呱呱叫就把上邊查他的帳,李艷艷進了法庭,供銷社被封,歌舞廳,賓館的股份被凍結,他需要出外躲避,本來想說把陳霞霞帶走的話卻沒有說出來。

石老虎一聽喜出望外,放下噴霧器想回去拿忘帶在身上的匕首,因見呱呱叫說不幾句就落荒而走,就避開陳寶寶隨后殺手空拳跟了上去。石老虎心想,這一回機會難得,千載難逢,猛追窮寇,就是破上命也得把呱呱叫這個采花大盜擠在一個人煙罕至的荒涼地帶掐死他。

呱呱叫也不敢走在山路上,專挑人影不至的地方走。回頭看見石老虎跟在后面,恨得呱呱叫眼睛發紅,嘴唇發顫,腳根發硬,身上若帶有手槍,早回身把這個跟腳狗送上了西天。翻過前邊懸崖峭峭壁就是陽光大道,呱呱叫懶得理會石老虎。想到上了公路攔住坐上一輛車就出了險境,待風聲一過,重新回來,東山再起,不把你石老虎整個人鬼不分就不是呱呱叫。沒有下不去的山,沒有淌不過的河,呱呱叫自己安慰著自己,提包抓得緊緊的,里面裝著從供銷社得到的十萬元現金,丟了它在外面也將站不穩腳跟闖不開天下了。

正要跳上公路攔車,哪知幾輛摩托車開來,上面坐著全副武裝的公安干警,正在這一帶圍捕呱呱叫。

呱呱叫冷不防嚇出了一身冷汗,想不到公安機關行動迅速,借助武警部隊對他形成了包圍之勢。哆嗦著身子往回爬正遇上了氣勢洶洶的石老虎。

后邊要抓,前邊要殺,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一場生死搏斗一觸即發。呱呱叫心里想著,若沒有石老虎從中作梗,這一回他完全有把握躲掉公安干警的追捕。怒火變換成忿恨,忿恨轉化成深仇大恨,人生舞臺就是你死我活的大搏斗。石老虎與呱呱叫曾在一家吃飯的年輕人開始了生與死的較量。

那邊是全副武裝的公安干警,呱呱叫自認蠶蛾撲火不能匹敵,而面前站著的這個石老虎,虎視眈眈,注視著呱呱叫的一舉一動,氣喘如牛。雖然眼睛發紅,牙根咯咯作響,但畢竟是赤手空拳,勢單力薄,不解決這個絆腳石自己將插翅難逃。狹路相逢勇者勝,呱呱一步緊挨一步走近石老虎。恨得石老虎恨不能叫自己化作猛虎,對方化作羔羊,好來個餓虎撲食,根毛不剩,作好了相拚的姿勢。

在石老虎想撲還沒撲之機,呱呱叫手里的褐色提包一晃,照準恨得不死的石老虎頭上砸來。石老虎本想來個眼明手快,無奈自己沒有學過拳腳,頭一偏還是躲閃不及,臉上被砸了一下子。疼得石老虎眼冒金星,小虎牙呲了又呲,顧不及多慮,他要摟住呱呱叫滾下懸崖同歸于盡。

誰知,事態并不依石老虎的意志為轉移,他個太矮沒有呱呱叫氣大,推了幾推卻沒有成功,而臉上、鼻上、嘴上、眼上、耳上挨了呱呱叫不知多少拳頭。

搏斗撕打聲叫追捕的公安干警發現,認出是呱呱叫被人扭住的,馬上包圍而上。呱呱叫想掙開石老虎的摟抱再行逃竄,石老虎死死不放,見公安前來拚命喊抓賊救命。恨得呱呱叫張嘴咬住石老虎的鼻子帶著千秋萬恨撕了下來,疼得石老虎哇哇怪叫,手一松被呱呱叫一拳打下峭壁。石老虎仰面摔下懸崖,跌得七竅生煙,魂晃幾晃沒有晃出竅,象魯達拳打的鎮關西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

石老虎生命垂危,呱呱叫束手就擒。不管怎么說,石老虎算是協助公安機關抓住了畏罪潛逃的罪人呱呱叫,并且挽回了十萬元的直接經濟損失。事半功倍,功不可沒。

押走呱呱叫,一場搶救石老虎的戰斗又拉開了序幕。

報告轉交到縣委縣政府,通訊訊者又捷足先登,搶先報道大力渲染了石家山鄉青年石老虎奮不顧身,頑強拚搏,幫助公安機關勇擒歹徒,挽回經濟損失上百萬元。消息偉開,縣上決定嘉獎石老虎,大力號召全縣人民迅速掀起向石老虎學習的高潮,縣上領導并親自到醫院看望傷員及其親屬。

面對絡繹不絕的慰問者,陳寶寶的心里說不出其中的酸辣苦甜。呱呱叫本是女兒的男朋友,犯有挪用公款、貪污受賄、走私販毒幾大罪狀,是一名吃喝嫖賭無惡不做的蛀蟲。石老虎身為自己的養子,完全出于發泄個人的怨恨與呱呱叫勢不兩立。各人把對方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石老虎光榮榜有名,呱呱叫階下囚有緣。老虎相斗,兩敗俱傷,自相殘殺,何其苦耶?

陳寶寶憂心忡忡,萬分悲傷。

文學愛好者-www.otwova.tw
上一篇:酸甜苦辣十八 下一篇:酸甜苦辣二十

相關閱讀

發表文章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廣告、非法的言論。
友情提示: 登錄后發表評論,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讓更多網友認識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