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注冊及審核,發布直接上首頁,現在就寫日記吧!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文學愛好者 > 文學 > 連載 > 李保流的長篇小說《小浪底的女人》之五十五

李保流的長篇小說《小浪底的女人》之五十五

作者: 王屋山的云 來源: 文學愛好者 時間: 2015-05-06 閱讀: 在線投稿

 55

鐵算盤進北京告狀告了一身的窩囊,當天進北京,當天要買回洛陽的車票,差幾塊錢不夠,售票員不給他發到洛陽的票,鐵算盤只好買到濟縣心想到濟縣再找找熟人看能不能回到家,再待在北京,不知又要發生什么意外。勒緊褲腰帶什么也舍不得買著吃,餓了一天一夜,想不到北京城對他這么陌生。他心說北京城里是富人的天堂,騙子的宮殿,窮人的地獄,笨人的墳墓,到死他也不來北京看一看了,黃土高坡還有他邁步的自由,到北京城他好像成了過街的老鼠,讓那些能騙錢的騙去吧,鐵算盤再不眼熱別人的錢財了。

又要等一夜,去洛陽的532次列車是第二天早上7點發,鐵算盤坐在候車室里哪里也不想去。只可恨喝了洗 手間的涼水拉起了肚子,去一次廁所收一回錢,身上錢花得一干二凈,再拉肚子也只好忍著坐上火車再說。好容易挨到天亮到了坐車時間,鐵算盤坐上火車腸子象憋斷了似的。火車緩緩地離開了站臺,來時恨不得一步邁到北京,如今又恨離開北京的時間太遲了。

鐵算盤蹲在廁所里覺得腸子里的東西全空完了,整個肚子空空如也,又摸回到座位上,這才深深喘了一口氣。來時車廂滿滿,回時人影廖廖,天天往北京拉那么多人,出這么少人,進去的都是精英,出來的該是垃圾,回到家怎么同老伴說呢?說是給兒子瞅對象搬起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一頭膘豬老伴辛辛苦苦喂養了一年被他到北京就扔完了,直后悔沒有聽老伴的勸告,都怪自己學藝不精,如果真的會算命還來北京自討苦吃嗎?

一路無事,車行到濟縣車站天快黑了,本想賴著到洛陽下車,可洛陽離家還有一百余里,到那又沒有熟人,住哪兒去?想到高山高紅正在洛陽度蜜月,見了他們怎好意思張口呢?從濟縣下吧,天黑再找找多年沒見的師兄弟,從他那兒弄點錢明天再說。隨著幾個人下了車,火車上的乘客基本沒有了,出站口驗票很嚴,根本逃票不得,想著這一趟列車保準賠錢。不賺錢的生意也得做,連火車也沒有辦法,何況人呢?

濟縣城近兩年發展簡直是突飛猛進,以前是豫北偏僻小縣,沒有一條象樣的街道,只如今寬廣的馬路,多彩的花園,新式的建筑,滿目都是清新。若不是依靠小浪底的資源優勢,濟縣換不了市,聽說還要直管,腰里鼓滿了錢什么事辦不成?

拐彎抹角到了朋友家,朋友家還是以往住的那窩囊得不能再窩囊的小院。他的師兄弟五魁手正在家里與老婆絲瓜秧拌嘴。連養了五個丫頭,大丫頭二丫頭三丫頭都出了門,如今四丫頭五丫頭也長大成人,老兩口正為四丫頭找的女婿不合意在爭吵不休。抬頭見鐵算盤進了來,兩個人大喜。

“哪陣香風把您吹來了?”五魁手連忙迎接讓座敬煙捧茶。“多年不見師兄,感情發了大財把小弟忘了?

“哪里會呢?我一直念念不忘。”鐵算盤笑著。想起當年指腹為婚,五魁手的大丫頭和趙年本是胎定的親家。后來大丫考上大學,趙年落了榜當了民師,大丫留到上海與同學結婚,三年五載不回濟縣瞧一眼,好像壓根兒忘了爹娘似的,趙年也不追究,暗暗與十三歲的五年級學生高紅有了戀情,兩家的關系就不斷自斷了。后來五魁手把五丫想從小過繼給鐵算盤,絲瓜秧不舍得也就提一提作罷。想不到五丫現在也長得婷婷玉立,年齡也有十八了吧?

“她伯父沒有吃飯吧?”絲瓜秧見鐵算盤有點饑餓難忍的樣子,就喊四丫去小吃店掂了幾樣菜,屋里有放好的酒,老倆口圍著鐵算盤勸開了,四丫五丫坐在一邊聽著閑話。

“聽說你們那里也要遷移?”五魁手看鐵算盤吃得津津有味,也嘴里不閑地扯了一句。

“遷啊。”鐵算盤幾杯老白干下肚,把北京的遭遇忘了個九霄云外。

“遷移濟縣的小浪底移民都弄發了,樓房連片,山上那幾孔小窯洞能作那么些錢?”五魁手去過移民村當陰陽仙看過不少院子,弄不明白怎么搞的鬼。

“當然啊——”鐵算盤談起了丈量他家時的得發情景,幾個人都聽得呆了。

“豬拱幾家伙墻就報上一孔主體窯洞?奶奶,幾十平方就是萬把塊,你養豬也養發財了。”五魁手羨慕極了。“在我們這一輩子也養不成一頭豬。”

“我指一指地窯說成機井,指一指牛棚量成平房,連你家嫂子也在鄉政府大街憑空捏造了一座門面生意房,黃委會大筆一揮幾萬塊錢乖乖就到手了。”鐵算盤神彩飛揚,忘記了去北京告狀的狼狽。

“掙錢那么容易?”一旁的四丫睜著好奇的大眼睛不相信。

“當然容易啊,”鐵算盤如數來寶似的說。“當官的就更容易了,指著荒山一株樹苗沒有說成兩千畝果園,看著黃河一艘小船不見說成載客的船隊,望著土崗有幾塊煤渣說成是礦產資源,一報作上價不是幾百幾千幾萬幾十萬而是幾百萬。”鐵算盤講著青筋都在脖子里亂蹦,連天上的星星聽著也亂眨眼。

“老天爺,感情丈量的人都是瞎眼嗎?”四丫與五丫雙眼對望著搖頭。

“他們的眼亮得很呢,”鐵算盤吃飽了說話更有了精神。“不給村民塞點牙縫,他們能大膽撈外塊?象我們村這次虛加人口就有五百多個,比原村實有人數多一半,每戶每人國家補貼土地款、樹木款、搬遷費、暫建費、爐灶款接近一萬元,添加人口就撈了五百萬。其他項目呢?動一動,加一加還不是十萬八萬的。”

“奶奶,難怪濟縣移民局蓋的大樓那么惹眼。”四丫吸了一口涼氣,她在市里一個賓館旅社干服務員,承包建設移民局大樓的工程隊老板是一個四川的蠻子,錢大把大把的扔,四丫給他按摩就得過一千塊的好處費。

“公家沾光個人沾光,小浪底有多少錢?”絲瓜秧興趣盎然,她對自家不是移民感到遺憾。

“世行貸款二百個億,還有國家投資的呢?”鐵算盤嘴上如抹了油,把五魁手的幾口子都熏香了。看著四丫與五丫那婀娜多姿的身材,心里想著給年兒做個媳婦看有多好。

“當年我叫五丫過繼給她伯父,你就是不聽。”五魁手斜看了一眼絲瓜秧,心里說如今擠在這窩囊小房里,何年能住上移民那么寬敞的房子?種地沒有地,下崗的那么多去哪兒找工作?

“年兒成家了吧?”絲瓜秧問鐵算盤。想大丫該和趙年結婚卻躲在上海不回來,想想都不是滋味。

“年兒聽說大丫在上海成了家,一直不結婚,到現在還念念不忘,來看你又覺得不好受,不看你可心里一直還念著,真沒辦法,命啊——”鐵算盤編的有鼻子有眼。其實趙年一直想娶高紅,時機不成熟,到現在落了個人財兩空。

“我家欠你啊,”絲瓜秧嘆了口氣。“年兒是個好孩子,應該勸勸他結婚才是。”

“人家當著教師,肚里有墨水,能聽進咱這土坷垃話?”鐵算盤搖頭。

絲瓜秧看了一眼四丫,心里就一陣酸楚,前一段時間送她進賓館旅社當服務員,不知到底陪客沒有,公安局封閉了那家賓館旅社,四丫也被罰了四千塊。工作丟了臉面丟了,連家里的錢也搭了進去。以前四丫認識的一個老板要哄走四丫,眼前正打離婚,四丫等那老板接她走呢。聽說那老板的大女兒都有十五歲了,四丫才滿二十歲,可四丫相中那老板住房寬敞又有錢,說自己名聲不好,找一個年齡大的會體貼她。怎么做工作也做不通,如今來了鐵算盤,是不是天賜神機?絲瓜秧心里想著,嘴里卻說:“也許年兒有后福,命里該配七仙女?

“七仙女在哪呢?我做夢都為年兒尋,我家作的財產那么多,搬遷了蓋上三層樓給誰呢?”鐵算盤偷眼瞄了四丫與五丫,這可是水靈靈的七仙女啊。

“她伯父給四丫兒算算,看看四丫該訂親不該?”絲瓜秧與五魁手對望了一眼,說話終于拐了彎。

鐵算盤一聽有機可乘,也許這是騙七仙女的機會?嘴上卻說:“師弟神機妙算,還用我動嘴嗎?

“他會算個吃?坑坑人家騙點錢還可以,論真本事哪比你?”絲瓜秧說得四丫低下了臉,如果算出來她要嫁一個離婚的半拉老頭,怎好意思聽呢?扭轉身進她小閣樓里睡了。四丫不信命,就信她自己,她認為算命都是騙人。

四丫一走,絲瓜秧與五魁手對鐵算盤全托了盤兒,說了四丫要嫁給那年數太大的老板,請鐵算盤想個法兒給挽救過來,話里有把四丫許給趙年的意思。

鐵算盤說得對癥下藥,一時摸不透四丫的秉性,他來濟縣是看哪一樣建筑能合他意的,搬遷了準備蓋一處象樣的樓房,他準備在這多住一兩天,隨便把四丫的事兒給解決了。五魁手與絲瓜秧一聽喜出望外,說明天天不亮還要趕早兒去賣早點,提早休息,就叫鐵算盤放心睡覺。

鐵算盤還真的累了,獨個兒躺在屋里怎么也睡不著。五魁手與絲瓜秧臨時睡在房門的涼棚下,五丫和四丫擠著睡了。

天還不亮,鐵算盤就知道他們一家人起身忙早點去了,鐵算盤為城里人的生活拮據搓嘆不已,想想不說話也罷,迷迷糊糊也就進入了夢鄉。

鐵算盤正睡得香甜,感覺有人在屋里掃地。躺在床上的鐵算盤睜眼一看天半清早了,見五丫穿著花裙子在打掃。其實屋里干干凈凈的,可五丫象故意要把鐵算盤逗醒似的。

“五丫。”鐵算盤叫了一聲,想坐起身。

“伯父沒有睡好吧?”五丫把掃帚放在門后,有意無意看那關得好好的院門,捂著慌亂的心跳,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齒與甜甜的酒窩,好看極了。她說她是專門回來給做飯的,本來母親叫四丫來,四丫不肯。

“你們這里生活也不易啊。”鐵算盤伸了個懶腰,還在床上躺著。

“天不亮我們就起身去占地方賣早點,上午十二點才能回來。”五丫說在城里生活越來越艱難,父親擺個卦攤兒,一天哄不了幾個錢,賣早點也只是糊個嘴,下崗的工人多了,生意也不好做了。

“當年我把你領我家走就好了,當我的閨女也不至于現在受洋罪,我們一搬遷比這里的日子強多了。”鐵算盤還想認五丫做閨女。

“我現在不也是你的女兒嗎?”五丫的瓜子臉兒一陣紅暈,臉一低“哧哧”笑了。

鐵算盤看五丫好逗人,也就有意說:“你叫我一聲爹,我才真算享了你的福呢。”

“爹。”五丫果然喊了一聲,鐵算盤一骨碌爬起來,喜得好似一下子年輕了二十歲,摸摸身上也沒有錢給五丫喊“爹”的報酬。沒想到一坐起身,因為太猛了肚子疼起來,鐵算盤一聲“哎喲”又躺在床上。

“爹,你肚子疼嗎?”五丫連忙坐在床沿上,看鐵算盤難受得厲害就顫抖著聲音說:“讓我給你揉揉吧。”說著伸手搭在了鐵算盤的肚子上輕輕揉起來。

鐵算盤立時感覺全身象通了電流,渾身輕飄飄的說不出的舒坦,雙眼一閉細細地品嘗少女的溫柔。他在火車上看見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懷里躺著一個風彩迷人的少女,那少女的姿態絕不是那老頭的女兒,不是他的情人就 是秘書。天安門廣場有多少這樣的老板的胳膊被如花似玉的少女挽著游玩?叫少女按摩真是美極了,鐵算盤感覺活這么大才算真的品嘗了做老板的滋味,他成了真正的賽神仙,雙腿不自覺地又伸得展展的,肚子隨著那小手的滑動一起一伏如癡如醉。

五丫的心不再跳了,心神早穩了下來,想著天天夜里四丫把她當男人擁抱著她睡的姿態,五丫的心都要飛了。四丫會按摩,在五丫身上試驗想不到能乖乖做她的俘虜。五丫同四丫有一樣的心情,只不過四丫也是個女的,四丫說同男的做愛有著無限的美妙,比按摩還要美上百倍千倍,那老板雖然年紀大卻能撥得她的芳心。五丫也不知那到底有多大魔力叫四丫愛那老板達到瘋狂程度,那男人十五歲的女兒能喊四丫娘嗎?四丫說不管那些,女孩家一大就出門當媳婦,對她喊不喊什么無所謂,有了心情她會操養自己生的孩子。父母都反對四丫的選擇,五丫也弄不明白,自從昨天夜里見了鐵算盤,父母商議著想把四丫說給趙年,五丫就心神不寧了。想不到五丫現在也興奮起來,按著自己夜里的夢想正實現著她一步步計劃。

五丫的手在鐵算盤身上來回地滑著,男人的面皮雖然皺紋成堆,但身體的皮膚還是那樣的柔軟。手自覺不自覺地碰著褲衩,鐵算盤那睡了多年的夢愛又被喚醒了,那玩藝由老還童,一個勁地把褲衩頂得象打個小傘。鐵算盤心潮起伏,伸出手摸住五丫的小手按住了那高昂的炮頭,慢慢地塞進褲襠里。那小手終于握住了鐵算盤的心尖尖,熱熱的粗粗的軟軟的讓五丫有點把持不住自己,身子一側頭臥在了鐵算盤的肚子上撒起了嬌愛。

“丫丫,”鐵算盤覺得有了小情人,說話都有點顫抖了,伸出兩手摟住了溫柔可愛的五丫。“叫我哥。”

“哥,哥。”五丫全身有點癱,用手扒掉了鐵算盤的褲衩,象同四丫選好姿式似的搖著鐵算盤那硬如鋼鐵的肉疙瘩當手玩,臉早貼住了鐵算盤的心窩窩。

“叫我親哥哥。”鐵算盤喉嚨里冒出了火,幫著五丫往下拽裙子。喜五丫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沒穿褲頭,那少女的大腿跪住了鐵算盤的腿跟,往五丫那明顯的地方摸了一把,鐵算盤手上沾滿了潤滑油一樣的東西。兩個人心都恨不得跳到喉嚨眼里,五丫的身子猛地往下一挺,鐵算盤的蛇矛槍不折不扣地全頂了進去。

“親哥哥。”五丫緊緊地擠壓著鐵算盤的下體,那玩藝真比四丫的手指頭要舒適多了。不自覺學著四丫輕輕地在鐵算盤身上搖晃起來,不多一時就累得五丫香氣直喘,熱汗直冒。

鐵算盤多年沒有同女人接觸著這么干了,豆腐腦的那玩藝似乎早被鐵算盤忽略了,這一回喚來了他的童年,激起了他的興奮。睜眼看著五丫那秀麗的臉,不覺摟緊五丫的身子,兩人翻了個滾。五丫把腿放開,撈一面枕頭往屁股下一塞,支著身子任那鐵算盤拉起了牛套。

鐵算盤老當益壯,威風不減當年。五丫春意正濃,芳心大開,兩個人密切配合,緊鑼密鼓。

“使點氣,加把力。”五丫伸手幫著鐵算盤撞擊。五丫感覺老頭還沒有四丫氣力大。

“讓我永遠摟著你吧,好丫丫。”一臉是汗的鐵算盤抽動著身子歇一會就說。

“除非你叫我嫁到你家。”五丫的脖子里淌的也是香汗。“四丫有了主兒,讓我替她去你家吧,答應我。”

“你當我的兒媳婦?”鐵算盤想起趙年與高紅翻江倒海的恩愛,轉眼趙年人財兩空。女人的身子愛惜不得,不享受過期作廢,不覺又發著性子往五丫身上撞了一陣。人老了,身體好像在年輕時就掏空了,性愛的意識竟這么持久。

“只要你叫我去,我陪你到死。”五丫想起了鐵算盤說的三層樓房。如果父母與鐵算盤做通了四丫去,她五丫將有福享不成了。她不愿意待在娘身邊,天天忍不住地同四丫過著同性戀的生活,還不如學四丫的心態嫁給一個老頭過著有意思。

“我答應你,不過你不要聲張,年兒知道了恐不好收拾。”鐵算盤又沖刺了一陣,感覺身體里聚著一團烈火要噴出來,不覺放慢了沖刺,有點想下架的意思。

“哥,老哥,你快點。”五丫撥弄著風情,這個時候她舍不得男人的身子分開,就緊緊地摟著鐵算盤用嘴啃他的臉。

“我沒有解扎,怕你懷上。”鐵算盤說話怯怯地。

“我不怕,我樂意。”五丫還沒有品嘗過男人的那種高潮,機會不愿錯過。“讓我懷上你的為你養老。”

“中。”鐵算盤一聽顧不了許多,學趙年摟高紅一樣又一陣暴風驟雨,終于象斗敗的公雞一頭扎在五丫那柔軟的海棉般的身體上躺著不動了,五丫的肚子往上一抬,只感覺從對方那肉疙瘩里拱出好多好多的蝌蚪鉆進五丫的心窩窩里亂撞一氣。

“流血了?”鐵算盤爬起身來看五丫的那地方流了好多東西還有血。看來五丫還是個處女,第一次竟叫鐵算盤破了身。

“爹,”五丫的癮還沒有退,紅著臉說。“我還要——”把鐵算盤放倒又壓了一會才歇手。

文學愛好者-www.otwova.tw
上一篇:李保流的長篇小說《小浪底的女人》之五十四 下一篇:李保流的長篇小說《小浪底的女人》之五十六

相關閱讀

發表文章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廣告、非法的言論。
友情提示: 登錄后發表評論,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讓更多網友認識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