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注冊及審核,發布直接上首頁,現在就寫日記吧!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文學愛好者 > 文心 > 日記 > 殘缺拼圖,拼不出愛情輪廓

殘缺拼圖,拼不出愛情輪廓

作者: 藍憶櫟 來源: 文學愛好者 時間: 2013-07-30 閱讀: 在線投稿

­多少次我曾在半夜里驚醒,一次一次地把弄那些拼圖,告訴自己說當我能保留一幅完整的拼圖時就去尋找新的幸福。可是我的拼圖始終是殘缺的,所以饒是我如何的努力,也拼不出愛情的輪廓。——寫在前面

殘缺拼圖,拼不出愛情輪廓1

Side A 01­

­凌晨4點,從睡夢中驚醒,伸手開燈,觸及的是濕了大片的枕衾。­

起身踱步到客廳的沙發坐下,倒了一杯水,然后對著那張已經完成了一半的拼圖又動起手來。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完工,站起來審視自己的杰作:畫面一對男女十指交握,抵死纏綿。如若沒有丟掉那一塊,那這該是一幅多么溫馨的場面,我盯著那個黑黑的小洞發呆,突然就有一種宿命般的感覺襲來。­

六點半,鬧鈴準時地響起,拉開窗簾,慌覺早已天明。無法頂著這樣落魄的面容去公司,我坐到了鏡子面前,開始用厚厚的粉底掩蓋自己蠟黃的皮膚和青黑色的眼圈。半個小時后抬頭,看到鏡中的自己,突然笑了起來。誰能想到,這樣完美的妝容下面是一張與年齡如何不成比例的臉?­

­收拾完一切后終于踩著稍顯虛浮的步伐下樓,看見子謙的車等在小區門口,轉身想要悄悄地溜走,卻聽得后面車門打開,伴隨著一輕柔的:“許染。”我閉了閉眼睛,然后轉頭,嘴角扯出一個蹩腳的幅度:“真巧啊,你怎么也在?”然后我清楚地看見這個裝容整齊表情溫和的男人的眼睛暗了暗,可還是盡量平和地說了一聲:“上車吧,我來接你上班。”­

­半個小時后到達公司樓下,正準備下車,子謙低沉的聲音突然在耳畔響起:“小染,莫宸都已經離開了這么久,你何必還一直抓著不放,苦苦折磨自己。”聞得此言,我再也無法淡定,伸向門把的手就突兀地僵在了半空中,那些被辛苦封存在心底的記憶在瞬間蘇醒,壓抑得人無法呼吸。 ­

­幾分鐘后我終于反應過來,很小聲卻很堅定地反駁:“陸子謙,我愛怎么折騰是我自己的事兒,你要是還當我是朋友,就別多話,而要是看不慣就請走開,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話音剛落便低頭下車,徑自忽略背后的抽氣聲,連一聲再見都吝于說。

我以桀驁的姿態從陸子謙的視線里離開,在進入公司后卻又轉步飛奔向衛生間,猶如一個逃荒的旅者。然后在關上那扇門的時候,終于再也支持不住,眼底隱忍的淚瞬間突破防線,如斷線的琉璃落在手心。

其實子謙沒有說錯,我就是放不開,只是那驕傲的自尊心一直不容許別人插手我的生活、解剖我的感情。

Side B 01

2004年,我剛收到大學的錄取通知書父母就離異,兩個人在家里為財產分配問題鬧得不可開交,爭吵聲無止無盡。我眼中一向溫馨的家庭就這樣支離破碎,所有的期盼瞬間幻滅,一顆心沉到海底。簽署離婚協議的那天母親明白的告訴我:“我與你爸爸早就沒有了感情,而這個家一直都是靠著不打擾你學習的這一信念維系,如今你已成人,我們也沒有必要再這樣湊合下去,小染,你自己考慮清楚到底要跟誰,千萬別委屈了自己。”

我在心里冷笑,“委屈?我哪里還知道什么是委屈?你們口口聲聲說為了我的成長才勉強地生活在一起,日日里忍讓著對方的缺點,給了我一個和諧的表象。然后卻又毫無預兆地將這樣血淋淋的真相鋪陳在我面前,告訴我那些彼此間的怨恨早已在心里暗自滋長,將你們不能幸福的根源通通歸咎在我身上。從頭到尾你們都沒有顧及過我的感受,尊重過我的想法,叫我如何還能談委屈?”

已經年滿十八歲的我,不想要再成為別人的負累,所以終究違背了他們的意愿,沒有選擇和任何一個一起。學校本是九月才開學,可我八月剛開始就去了,在附近租了一套很小的房子,然后開始找工作,想要自己養活自己。

輾轉奔波了兩天的我,什么工作也沒有找到,不是嫌我沒有充分的時間,就是嫌我缺少資歷。很多地方都是注明了需要早上八點到下午六點的長期員工,而我這樣的學生,顯然他們根本就不會考慮。當第三天我再次毫無收獲地從街上回來的時候,終于再也忍不住,一個人蹲在小區花園的長椅邊,低著頭任由眼淚啪嗒啪嗒地往下掉,甚至都懶得伸手去抹。

大概十多分鐘后,一雙白色的帆布鞋出現在我的視線內,同時一張紙巾遞到面前,我驚愕地抬頭,然后看到的就是暖黃燈光下一張明若初陽的臉。我聽見他說:“你好,我是莫宸,在K大念大二。”幾分鐘后他見我沒有回應,又說:“別擔心,我住你樓下,搬家來的那天我看到過你,然后每天都見你早出晚歸的,你也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吧?”可我還是沉默。最后他無奈了,從背包里面掏出自己的學生證,放到我的眼前讓我看明白了,然后遞來你的另一只手:“這下你該相信了吧?走吧,我帶你回去。”

冰涼的心里一陣暖流穿過,我聽見那些沉積的堅冰寸寸崩裂的聲音。然后我竟鬼使神差地就遞上了我的手:“你好,我是許染。”然后跟著這個還算陌生的男子一起向樓道口走去。很久之后的今天我會想,如果當初知道我們會是這樣沒有結果,那我還不會不會這樣的義無反顧?

殘缺拼圖,拼不出愛情輪廓2

Side A 02

下班的時候剛準備往車站走,電話適時地響起,接起來,子謙有些焦急的聲音從那邊傳來:“許染,你別急著去車站,我現在正在路上,來接你。”然后兀自掛斷了電話。我很無奈地笑了笑,這個男人,早上才跟我鬧翻臉,此刻卻又馬不停蹄地趕來。

十分鐘后我看見那輛熟悉的奧迪從對面過來,接著車窗打開,露出子謙溫和的臉。坐上車,我想說對不起,可是動了動嘴唇,卻是什么聲音都沒有發出。子謙大概是看出了我的難處,開口掩過中間的尷尬:“說吧,今天想吃什么,盡管點,我請客。”說完還鄭重其事地拍了拍胸脯。我終于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

然后我們開車到了一個江邊的烤魚店,那個店還在念大學的時候我們就經常光顧,可是工作后卻是很少有這樣的興致和時間。其實兩個辦公室打扮的人,坐在這樣的地方著實有點怪異,只是此刻我們享受的是心情的喜悅,其它所有的因素都變得無關。我們點了一只烤魚,又要了兩瓶啤酒。

烤魚還是一如既往的味道,老板還是一樣的熱情,在這樣的環境下,和子謙開始聊起大學的那些事兒來。聊到學校里面的那個小小湖泊,一到夏天的時候就開出大片粉色的荷花;聊到學校食堂的師傅終年系著同樣的圍裙,燒著乏味的飯菜;聊到每天早上離上課還有兩三分鐘的時候,總是有大群大群的人拼命在教學樓里奔走。我們都絕口不提莫宸,他知道那是我心底的傷、永遠的疼。

酒足飯飽后,我們有繞著江邊的小道逛了一圈,驅車到達我家的時候,已是十點。我在沒有問他是不是要上樓喝杯茶,直接在車里面告別,然后獨自上樓。五分鐘后我站在黑夜中的窗口,靜默地看著樓下的車離開。

Side B 02

那天上樓之后,莫宸給了我一個聯系方式,然后我們就各自回屋。晚上十點多的時候我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覺,于是掏出手機小心翼翼地發短信:“對不起,請問你睡了嗎?”信息很快就回復過來:“沒有,你有什么事兒么?”然后我莫名激動,最后我們相約在天臺聊天,我把我要找工作的事兒告訴了他。

后來莫宸給我介紹了一個工作,是在他打工的地方附近的,咖啡店的店員。工作時間沒有什么問題,連上課了都還能做,只是夜班通常會忙到很晚的。莫宸每天下班后都等我,有好多次我都告訴他我可以自己回家,可是他說:“你一個女孩子工作到這么晚,我不放心,況且這工作是我介紹的,出事了那也是我的責任。”然后執意送我。

開學時間到了后,他也到那里工作,然后每天下課后我們就一起去那里,工作完后又一起回去。周末空閑的時候,他還會陪著我一起到處找兼職做。時間長了變得熟悉起來,他開始給我講他的大學生活以及一些見聞,我也開始給他講我平日生活里面發生過的趣事。

有一次莫宸無意中談到了家庭,本來正說得興致勃勃的我突然中斷了,他發現了氣氛的反常,就跟我說:“對不起,我提到你的傷心事兒了,但是小染,一個人扛著很累的,你有什么事兒可以跟我說。”思考了很久,我終于用如同蚊蚋一般的聲音開口:“我爸媽離婚了。”那天晚上我給莫宸講我的過往,講我父母對我的欺騙,講我自己逃離了他們的身邊決心靠自己的力量生活。

說到最后的時候我哽咽了,莫宸在旁邊安慰了我很久,然后一把將我抱進懷里,拍著我的頭對我說:“丫頭,別哭了,你這樣我心疼。從今以后我莫宸就是你的依靠,你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說。”說完他頓了頓,又再次開口:“丫頭,我喜歡你,你知道么?”

我的眼角又開始濕潤:莫宸,這個像騎士一樣救我于危難中的男子,他叫我丫頭,他說他為我心疼,他說他喜歡我。我許染何德何等,竟然得到上天如此厚待,派了一個如天使般明媚的男子來守候我。我把頭埋進他的懷里,眼淚再也止不住。

殘缺拼圖,拼不出愛情輪廓3

Side A 03

周末的早上我還在夢中,電話又突然地響起,接起來,還是子謙的聲音:“小染,別整天都宅在家里,要多出來走走,感受一下生命的氣息。快點起床收拾收拾,今天我們公司去郊外聚會,你跟我一起去。”我本想掛掉電話繼續睡,可是那邊的聲音又接著說:“你要是掛掉繼續睡的話,我現在立馬奔你家去,就是把你門給砸了我也得把你拖起來。”掛掉電話后我在床上賴了五分鐘,還是認命地起床了。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跋涉,我們一群人終于到達了目的地。我環顧四周——子謙沒有騙我,草長鶯飛的季節,郊外的天氣果然不錯,看著那些如嬰兒一般喜人的青草和嫩芽,我的心情果然歡暢起來。

然后大家支起燒烤架和帳篷,草地上一片前后紛飛的身影。我也好心情地加入他們中間,開始忙活。我不知道是因為很久沒有聞到這樣新鮮的空氣而陶醉了,還是因為那天我酒喝多了有點興奮過度反正當那天子謙的男性同事上前來跟我搭訕的時候,我聽著他們講的那些奇冷的笑話,居然也扯著臉笑得一塌糊涂,盡管我心里其實并不想笑的。

后來大家說要玩游戲,真心話大冒險,我居然也興致勃勃地加入了。當酒瓶轉到我的時候,他們問我要選什么,我想了想,選大冒險了。然后他們開始起哄,要子謙當著他們的面吻我。子謙的臉居然在瞬間紅得像關公,然后我調侃地說:“陸子謙你怎么了啊?你平時不是挺牛的么,怎么現在跟一小媳婦似的?”然后我便湊過去吻他,可是他閃開了,然后拽著我就走。

我在后面拼命地掙扎,可是任我怎么折騰,他就是不放手。等到了河邊的時候,子謙又突然地將我的手甩開,用慍怒的聲音對我吼:“許染,你自己好好照照鏡子,看你自己成什么樣子了!”然后我反問:“那你說我成什么樣子了?而我又該是什么樣子的?”子謙沉默了很久,最后無力地說:“我也不知道你該是什么樣子的,我只知道你以前不是這樣的。”我說:“可是你知道么,人都是會變的。我也是個普通人,所以我變了。”然后他再次沉默了。

那天離開河邊后,我們倆就再也沒有說過話,整個聚會都是看別人在一邊狂歡,而我們都坐在各自的角落里對影獨酌。

Side B 03

好像就是從那一個擁抱開始,我和莫宸成為了真正的男女朋友,牽手、逛街、躺在草坪上看星星,我們就像這個年紀的情侶一樣,將所有的幸福都張揚在臉上。莫宸總是很照顧我,他會在吃飯的時候幫我把魚刺挑出來,會用單車載著我在校園的樹林間穿梭,會在我胃口不好的時候走很遠的路買香香的皮蛋瘦肉粥。我知道他是真的把我捧在手心,當成一件稀世珍寶一樣地疼。

我清楚地記得莫宸對我的每一句叮嚀,那些滲滿關切的話,總是能讓我從美夢中笑醒。

每次跟他去吃飯的時候他都會說:“丫頭,慢點吃,小心燙。”然后就把盛著湯的勺子放到嘴邊吹涼了再遞給我。

每天晚上和他告別的時候他都會說:“丫頭,早點休息,不然熬出黑眼圈來就不好看了。”

每當我在天空陰霾的時候需要出門,他都會打電話給我:“丫頭,記得帶傘,看樣子可能會下雨了。”

每到秋冬季節交替的時候,早上起床氣溫突降,他都會打電話給我:“丫頭,天氣轉涼了,記得要多穿點衣服,別感冒了。”

我也清楚地記得莫宸對我許下的每一句諾言,那些溫柔的甜言蜜語,就像咒語一般烙在我的腦海里,久久揮之不去。

我記得他說:“丫頭,第一次在長椅邊見到你的時候,我便喜歡上了你。”

我記得他說:“丫頭,那天晚上看到你哭的時候,我的心撕裂般的痛。”

我記得他說:“丫頭,你可知道,能夠遇見你,是我最大的幸運。”

我記得他說:“丫頭,等到將來有時間的時候,我們一起去西藏旅行。”

我記得他說:“丫頭,此生我都會一直守護著你,你若不離,我便不棄。”

可是對我這么好的莫宸,給我許下一世諾言的莫宸,他最后還是走了,走的時候甚至都來不及看他最愛的丫頭一眼,就在那個冰冷的病房里面停止了呼吸。

殘缺拼圖,拼不出愛情輪廓4

Side A 04

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子謙都沒有來找我,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有打給我。我每天一個人上班下班,過著乏味可陳的生活。在周末的時候我會上街買菜回家自己做飯,剩下的大把空余時間便窩在沙發里看一部又一部的電影。

那個一直糾纏著我的噩夢已經很久都沒有出現了,我也再也沒有上街買過新的拼圖,而那些舊的就被遺忘在書房的角落里,靜靜地發霉。然后在某一天的下午我突然想起,于是便把幾十張拼圖全都抱到客廳層層鋪開,顯得異常擁擠。而那些殘缺的部分,就像是一個又一個的黑洞散落在各個板塊上,生生刺疼了我的眼睛。

那天夜里我再次進入了那個夢境,夢的開始是一片春暖花開的草原,夢的最后卻又大片洶涌的潮水襲來,而我站在平原的中間,想要逃離,腳下卻忽然生出來根,寸步難行。可是我并沒有如往常一樣立即蘇醒,反而是聽到子謙焦急的聲音在遠處想起:“許染,等著,我來救你。”聞得此言的我抬頭,便看見子謙正站在一葉小舟上向我劃來,然后我的心里突然一片安定,于是就踏踏實實地等在那里。

可是在子謙的船好不容易到達岸邊,剛剛伸出他的手的時候,突然一個巨浪打來,我眼睜睜地看著他在一片汪洋里面消失得無影無跡。此刻我睜開眼睛,太陽已經升起。

有人說,當你夢見一個從來都不曾夢見過的人的時候,說明會發生什么事情。我不知道我的那個夢境到底預示著什么,不過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某些東西正在潛移默化地發生改變,包括子謙和我。

Side B 04

08年畢業前夕,我們的工作簽訂,莫宸說要跟我一起去一個地方慶祝。然后在我跟著他到達江邊的時候,突然有人沖過來,向我們勒索。我的莫宸他真傻啊,為了保護我,他在我手心里面寫下了110的字樣,然后就赤手空拳地迎了上去。我在旁邊看他們搏斗看得焦急,就學那些急中生智的場景喊警察來了,歹徒一著急就捅了他一刀,然后飛快地逃離,然后我看到莫宸捂著肚子倒了下去,血流了一地……

當我從醫院蘇醒的時候,第一反應便是去找莫宸,可是醫生告訴我說他已經走了,可我不信。我瘋狂地尋找他的身影,最后我看到莫宸的母親,他那知性優雅的母親,守在那個蒙著白色布匹的床前,猶如一夜蒼老了十歲。我一步一步地挪過去,顫抖著手挑起一角,然后看到我最愛的男子,面無血色、卻神態安詳地躺在那里,終于失聲慟哭。

我不知道我到底哭了多久,我只知道我臉上的淚一直流一直流,而我不管不顧,流到最后的時候眼底竟是一片干澀,再也沒有淚了。阿姨輕輕地走過來,遞給我莫宸的手機,然后拍拍我的頭說:“小染,打開聽聽吧,這是莫宸留給你的。”

我看著屏幕上莫宸和我的笑臉,猶豫了很久很久,終于鼓起勇氣打開了管理器,只有一支錄音文件孤零零地等在那里,而文件名是:給我親愛的丫頭。我顫抖著手按下了播放鍵,那個熟悉的聲音便流淌出來,一如既往的好聽,只是顯得有些艱澀。

“丫頭,其實我多么想再看你一眼,可是你怎么這么頑皮,居然睡著了。丫頭,你不要覺得愧疚,此生不能牽手,并非你的錯,是我們的緣分不夠。丫頭,答應我,如果有來生,你一定要等我,等我來牽起你的手,去完成那個相守一生的承諾。丫頭,其實你們班的那個陸子謙也很愛你,每當有困難都毫不猶豫地出手幫助,他眼里的情誼絕對不會是假的。答應我,如果有可能,剩下的時間就讓子謙代替我照顧你吧。丫頭,你又哭了么,別這么愛流眼淚啊,這個樣子要我怎么放心走……”

聽到這里,我全身又開始發軟,終于支撐不住,跌坐在地,從天黑到天明……

莫宸的葬禮,我穿了一條黑色的裙子,然后將頭發完成一個髻,上面插了一朵白花出席。不知道是不適應了那一句:人至悲而無淚,我一滴眼淚都沒有流。我就那樣平靜地著我最愛的男子,面容僵硬可是依然俊秀,被推進火化爐。出殯的那天是早上,我蹲在他的墓前盯著遺照看了很久很久,在太陽快到當空的時候才舍得頂著眩暈的頭離開了。

殘缺拼圖,拼不出愛情輪廓5

Side A 05

大概一個月后的某一個中午,我剛吃完飯就收到子謙的短信:“小染,我媽說給我找了一個不錯的姑娘,讓我去相親了。”我感覺心里面緊了緊,盯著屏幕發了半天怵,可是最終一個字都沒有回過去。

下班的時候那個熟悉的身影終于出現在了門口,我們一起去了一家咖啡廳。

半晌后他才開口:“許染,我今天去相親了。”我說:“嗯,你今天早上短信說過了。”

他說:“許染,那姑娘確實不錯,長相挺標致又有學歷,而且據說還很溫柔嫻熟。”我點了點頭。

他說:“許染,我可能很快就要結婚了。”我說:“那好啊,恭喜你了。”

他在轉過頭深深地望了一眼,而我撇過了頭,于是周圍的空氣再次凝固了。

晚上他還是開車送我回家,到了最后我淡淡地說了聲再見,然后下車。子謙卻也從車上下來,輕輕的叫我:“許染。”然后我回頭。他頓了頓,然后說:“你以后要好好對自己,我不能再代替莫宸守著你了。”我說:“好,我知道了。”然后轉身準備走,然后我又聽見他叫:“許染。”再次回頭,他就用那亮若星辰的雙眸盯著我,我等了很久都沒有下文,便問:“還有什么?”他似乎又猶豫了很久,嘴唇開開合合,可最終只是從嗓子里面擠出一句:“沒有了,你上樓吧,早點休息,別熬太久。”

然后我在轉身上樓的時候,第一次為身后的這個男人濕了眼睛。

The End

半個月后,子謙結婚了,婚禮的那天我沒有去,我不知道我該以什么樣的身份去出席這樣一個盛大的禮儀。

聽那些舊日的朋友說,那場婚禮很隆重,新娘很美麗,看樣子她很愛子謙,眉目間依稀有我的身影。

一個星期后,我到公司遞上辭呈,然后走到移動營業廳的門口,給子謙發了一條短信:我要走了,請不要找我,在你收到這條短信的時候,我已經把這個電話卡注銷了。我不確定以后還有沒有相見的一天,所以只能說,大家各自珍重。請善待身邊的女子,她是真心愛你的。

子謙,對不起,我無法告訴你,多少次我曾在半夜里驚醒,一次一次地把弄那些拼圖,告訴自己說當我能保留一幅完整的拼圖時就去尋找新的幸福。可是我的拼圖始終是殘缺的,所以饒是我如何的努力,也拼不出愛情的輪廓。

子謙,對不起,莫宸曾經說,我們要做到格桑花的花語。可我始終做不到如那高原的小小花朵一般堅強,堅強到可以釋懷一切傷痛地記憶。所以請原諒我只能把你對我的好記在心里,卻不能抬頭直視你盛滿情意的眼睛。

子謙,對不起,愛情有時候是講求先來后到的。莫宸已經先于你那么久出現在我的面前,說出了那句魂牽夢縈的:你若不離,我便不棄。盡管他最后沒能完成我們倆的誓言,就這樣消失在流年里,可是我還是做不到就這樣離棄。

子謙,對不起,請原諒我不能聽莫宸的話,和你一起去看細水長流的風景。我一直記得莫宸最大的夢想,就是和我一起去看高原的碧空萬里,看雪山的圣潔純凈,看上帝遺落在人間的眼睛。我想我該是時候帶著他的夢想,踏上飛往拉薩的航班,一個人去旅行。

子謙,對不起,其實那天晚上,我知道你要說什么。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回應,所以請原諒我裝作沒有發現你突然的緘默。

子謙,對不起,我何嘗不知道你的心意。自從莫宸離開后,你就一直守在我的身后,只要我回頭,定會看見你張開雙臂迎接我。只是我的心里有一座城,我的心和一個亡靈一起被鎖在那里,我努力掙扎卻一直出不來,你拼命向前卻一直進不去。

文學愛好者-www.otwova.tw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其實,在我心里

相關閱讀

發表文章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廣告、非法的言論。
友情提示: 登錄后發表評論,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讓更多網友認識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