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注冊及審核,發布直接上首頁,現在就寫日記吧!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上海文學網 > 文集 > 傳記 > 因為“一貫道”,他苦了一輩子

因為“一貫道”,他苦了一輩子

作者: 賈惠霞 來源: 上海文學網 時間: 2019-03-08 閱讀: 在線投稿

因為“一貫道”,他苦了一輩子

  我爺爺1911年出生于一個農民家庭。當時,孫中山先生領導的辛亥革命成功,推翻了統治中國幾千年的君主專制制度,以巨大的震撼力和影響力推動了社會變革,把中國社會帶進了一個全新的范疇之內。男人剪掉了辮子,女人不再纏足,廢除了一夫多妻制,同時在歷法、服裝、建筑和婚喪風俗方面也進行改革,雖然中間不乏袁世凱稱帝和張勛復辟的鬧劇,但已經阻礙不了歷史的進程。爺爺趕上好時代了。

 

  在這個以種地為生的家庭里,生活不算富裕,卻也過得去。爺爺念了4年私塾,功課了得,寫的一手好毛筆字,打的一手好算盤,長相帥氣十足,為人謙卑和善。24歲那年,迎娶了15歲的奶奶,幾年后兒子出生了,男耕女織,夫妻恩愛,平凡安逸。

 

  看著兒子一天天長大,粗茶淡飯,三分饑寒,爺爺想讓兒子的生活更好一些。便萌生了外出做買賣的念頭。過去叫住地方,也叫買賣人。和家人商量好以后,爺爺只身去了四川,在一個飯店里先當學徒,期待慢慢發展。

 

  就在這里當學徒的時候,爺爺受人鼓動、引誘加入了一個組織,叫一貫道。入會的時候說是行善積德,修身養性,死后可以升入天堂。其它的事情,爺爺一無所知。爺爺一邊當學徒,一邊修煉,掙的工資全部捐獻給了組織,還有許多清規戒律,比如,不能吃肉。爺爺把它當作一種信仰,一天天的堅持,一天天的忍耐。直到1950年,一貫道被取締,槍斃了許多頭目,會員也受到牽連,等待政府處理。爺爺真是大夢初醒,羞愧難當。那一天,爺爺從四川可以說是落荒而逃,一路疲憊回到家鄉神山。

 

  離開家鄉6年了,家里有父母妻兒在等待,爺爺何嘗不是日夜思念他們。現在回來了,不僅身無分文,而且是戴罪而歸,爺爺的精神到了崩潰的邊緣,不敢回家,一個人跑到神山兆凡梁上,呆坐了一天,準備天黑以后跳崖自盡。

 

  天黑了,爺爺朝著自己家的方向給父母磕了三個頭,嘴里念一聲,爹、娘、兒子、媳婦永別了,一頭向崖底準備跳下去。這時,崖底下忽然冒出了紅色的火焰,熊熊燃燒,爺爺剛才壯起的膽子被嚇回去了,他感到很害怕,不敢跳了,正在猶豫之時,一道亮光照到爺爺腳下,順著光往前看,一條路就在眼前,爺爺就沿著路走啊走,竟然是回家的路。快到家門口時,看見我家門前的大槐樹上亮光一閃一閃的,就像和爺爺說話一樣,爺爺又激動又驚喜,絕望的心又活過來了,爺爺在神靈的保佑下回家了。

 

  爺爺回來了,哪怕是犯了錯,爺爺是父母的兒子,是奶奶日夜思念的人,是我爸爸的親爹。看著當時出走時尚不懂事的兒子,如今已經8歲了。一家人在悲喜交加中團聚了。

 

  第二天,爺爺到崞縣政府自首,得到了政府的寬大處理。政府讓爺爺回村好好勞動改造,接受村委會的監督。從此,爺爺就成了黑五類,生活蒙上陰影,幾乎沒有光明。

 

  本來,爺爺的性格是儒雅的,本質是善良的,“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人生十惡,離我爺爺真是十萬八千里,沒有人監督也是大好人一個,現在成了監督的對象,只有更加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做事了。爺爺每月要給村委會交一份思想匯報,家里來了親戚第一時間報告給村委會,村委會要督查來者何人。爺爺走路低著頭,不敢大聲說話,任何事情上本著吃虧的原則,自尊自貴,把可能的傷害降到最低。

 

  1961年,我爸爸參加高考,他是范中的高才生。范中黨委秘書柳槐柏老師受校長程友三的委托,找到包括我爸爸在內的六個學生談話,鼓勵他們報考清華。結果,六個學生,三個政審不合格的都落榜,另外三個,一個上了重點大學,兩個上了普通大學。從此,爸爸回村當了農民。從這時候開始,爺爺和爸爸之間有了隔膜,有意無意爸爸也是怨恨爺爺的,爺爺內疚和痛苦的心情更加嚴重了,覺得耽誤了兒子的前途,成天沒有快樂,閑下來的時候,不停地抽煙鍋。

 

  1965年,我出生了,雖然是個女孩,爺爺沒有半點嫌棄,歡喜得不得了。我的到來就像一縷陽光照進爺爺灰暗的生活,隔代親,實在是親,打斷骨頭連著筋,爺爺看見我時臉上會出現久違的笑容。從三歲開始,爺爺教我念書寫字,給我講故事。特別是冬天,太陽落山早,無數個夜晚,我和爺爺守在火爐旁,一個講故事,一個聽。經常是聽著聽著,我就靠著爺爺睡著了。其中有一個故事,至今記憶猶新,和大家分享。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話說爺爺當時學徒的飯店,有一天,鋪里打碎一個碗,掌柜問伙計們:“碗是誰打碎的?”伙計們異口同聲回答“張三”。掌柜問張三“是你打碎的嗎?”張三承認了。過了一段時間,鋪里又打碎一個碗,掌柜問:“碗是誰打碎的?”伙計們異口同聲回答“張三”。掌柜問張三:“是你打碎的嗎?”張三又承認了,沒有半句辯解。掌柜心里有數了。有一天,掌柜自己故意打碎一個碗,然后開始盤問,張三依然承認碗是自己打碎的。掌柜心里完全明白了,他心中竊喜,張三,不正是自己苦苦尋找的那個人嗎?后來,掌柜全力培養張三,最終在退休之時,向東家推薦了張三,張三升職做了掌柜。

 

  爺爺給我講這個故事,意在教給我做人的道理。以德服人,吃虧是福,以柔克剛,四兩撥千斤。

 

  到了70年代,農村如火如荼開展農業學大寨,且以階級斗爭為綱,斗私批修,政治氣氛非常緊張。爺爺繼續接受改造。出工比別人早,回家比別人晚,苦活累活自己干,不敢有也沒有任何怨言。由于爺爺表現好,加上三大隊的村干部和父老鄉親們的善良,爺爺沒有遭受一點人身攻擊和傷害,只是必須一個月寫一份思想匯報給村委會。但是,政策在那里擺著,我家的孩子,沒有資格上高中、參軍、上大學、招工、入黨、入團,甚至我家的閨女有嫁不出去的可能。可是,我和妹妹從小愛學習,愛讀書,偏偏我家的孩子天資都不錯,人為地被剝奪學習和深造的權利和機會,就像爸爸當年一樣,多么殘忍呀。爺爺看到家里的孩子們的現狀,更加沉默了,爺爺內心苦啊。

 

  1976年10月,偉大的歷史時刻到來了,黨中央一舉粉碎了“四人幫”,祖國出現了百廢待興的局面。社會環境開始向民主自由轉變,人民的春天就要來了。

 

  我可憐的爺爺,由于長期思想受到壓抑,氣血淤積,在1977年的冬天得了腦血栓,后遺癥是失語了,而且變得癡呆,一會清醒,一會糊涂。時年爺爺才65歲。從1976年“四人幫”倒臺,到1977年爺爺得病,十一屆三中全會還沒有召開,一切逐漸在改變中,爺爺卻成了半癡呆,已經感受不到改革開放政策給我們全國、全家帶來的幸福和喜悅了,爺爺沒福氣啊。

 

  我想告訴爺爺,現在咱家的孩子可以上高中了,也可以上大學了,完全取決于自己了,再也不會受你牽連了;每年神山五月二十唱你最愛聽的大戲,社會環境和諧團結,不再是一個接一個的批斗大會了;土地包產到戶了,爺爺,你種地是一把好手,如果你沒有生病,一定能給我種出最甜的西瓜;還有,爺爺,以后你不用每月寫思想匯報了,你解放了。可惜,我對爺爺說這些時,爺爺似乎聽懂了,又似乎沒聽懂。但是,那年,我考上高中,背起行李離家之時,爺爺哭了,是思念我而哭還是高興我能上高中了?

 

  1987年農歷八月十五,爺爺走完了他苦難的一生。此時,我參加工作不到一個月,還沒有領到自己的工資,沒來得及給爺爺買一塊點心,一支煙,一顆糖,爺爺就走了。但是,回想起來,爺爺給我講故事的時候,是爺爺最幸福的時光,我們祖孫倆最幸福的時光。

上海文學網-www.otwova.tw
上一篇:愛國文豪郭沫若的故事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閱讀

發表文章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廣告、非法的言論。
友情提示: 登錄后發表評論,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讓更多網友認識您。